願芓苑

呦,这里子苑

欢迎回来。

也欢迎回来。

lof不见。

正式退坑。

  占tag抱歉







看了太太的文之后跑去重新看火影,看到三四集的样子吧,看着小樱和井野幼稚的赛跑,鸣人一脸自信甚至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地说“我要比火影更厉害”,看着佐助嘴硬心软,就越发觉得之后发生的一切太过残酷了,不论对他们中的谁而言。

  之后看到卡卡西最开始试炼他们那里,注意了下原来是在慰灵碑前试炼的,卡卡西还对他们说他的朋友,还说了带土对他说过的话,还说了团队合作。按照后面卡卡西暗部篇的时间线来看这时候应该是卡卡西退出暗部的几年后,记得当时暗部篇这段是卡卡的内心独白,什么“带土,我向你保证”“我也终于有了新的同伴。”这样一想就觉得特别的虐。

  当年三个人庆幸测试及格的时候,卡卡应该在想“带土,你看到了吧,我做到了。”

  他本来就不是个会调节心结的人,不然何故十八年把自己活成了对方的样子。

  哭不出来,但觉得特别难过。

  尤其是看到卡卡笑成月牙的眼睛。

  其实对他,对带土,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过了一种简单的同伴关系了吧。

  十三岁以后的卡卡西把带土当做信仰,虽然带土报复社会,但我总觉得这更像是一种责怪。

  责怪卡卡西的默默无声,责怪他的忍受,责怪他的无能,同时也是责怪自己,什么也无法挽救。

  两个人其实还是挺微妙的。

  我觉得,如果四战之后两个人都活着,写轮眼也都存在。倘若在那时候又有一个更强大的敌人必须去面对,那么双方一定都会希望死去的是自己,而活下来的是对方。

  像是某种我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最为可悲。

  同时也最幸福。

想看《春雪》,

另外觉得很烦。

[带卡]温凉

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

反正就写了。

如果有错字什么的请谅解,手机打的我也不知道会混入什么奇怪的东西。

诸位轻喷。








在宇智波带土不算很长的,所谓真正的作为“宇智波带土”活着的时间里,他对于旗木卡卡西的印象除却“傲慢的天才”“脾气不好的笨蛋”之外,还有一点几乎不被人留意到的,小小的细节。


  卡卡西很怕冷,他的手总是很凉,像从冰窖里取出来一样。


  他记得卡卡西还是中忍时,那时候他似乎还是下忍吧,日子过去得太久,他有点记不清了。某次冬日里外出执行任务,经过一片森林的时候,吹过很猛烈的风,他不知为什么,注意到卡卡西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看得出,他极力克制自己的寒战,但仍在微微得发抖。


  他本想询问,在开口的瞬间想起了卡卡西傲人的眉目,还有他不屑的眼神,话就卡在了嘴角,最后没有说出。


  那之后卡卡西把任务卷轴递给他,手指微微接触的瞬间,他感到了那种慑人的寒意,似乎与吹拂而过的凌风相比只有余而无不足。


  好冷,他那时这样想过。他的心里也这样冷吗?


  宇智波带土回忆起这些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身处于去往冥界的路上,只不过周身很安静,没有故事里讲的厉鬼,也没有什么摆渡人来领他,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会有意识来思考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最终也没有头绪。即使琳的幻象来引领他,他也从不觉得能再获得什么救赎了,如果说去往地狱呢,也是不过分的,他这样自嘲时,总能回想起在神威里与卡卡西决斗时雷切穿透胸口的钝感,那家伙倒是真的下得去手。宇智波带土想到这里,又不觉十分可笑。


  卡卡西最后的眼神像是要哭了一样,但他终究没有,不像十二三岁时那样了。阴阳为线,这头站着卡卡西的所有过去,那头站着一个微笑的空壳。


  卡卡西果然是个废物,即使是十几年的岁月过去,他还是个废物。宇智波带土没法改变这个认知。


  




   他在空洞且漫无尽头的虚无中呆了很久很久——或许吧,当宇智波带土以为这就是他的地狱时,他突然间感到一种凉意,身上像是被塞进一团雪一样寒冷,在快要失去直觉时,他发觉自己在另一个地方醒来,身下是柔软的被单,眼睛最直接可以看见的是带着灰土色的白色天花板,余光所视是一个银白色的脑袋,那慑人的寒意就从握着他手腕的左手而来。宇智波带土微微侧了侧头,就看见了银发的中年人眯起眼的笑,耳边传来他轻浮懒散的语调


  “呦,你醒了?”










  宇智波带土不明白。


  他从未想过还有在木叶醒来的日子,木叶甚至会为他这样的人留医院病房的一张小床——没杀了他就很不错了。


  “嘛,好歹我也是火影,这点小事还是能解决的。”旗木卡卡西在他面前笑着这样解释道。


  但他到底是怎么交代的?宇智波带土很想问问,但看到他眯起眼的笑容。话就卡在了喉咙。即使他很清楚,只要他想知道,旗木卡卡西就一定会坦白。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不出口。






  “卡卡西老师可为你做了不少,”鸣人随手从床头柜上的小果篮中拣了个桃子,“不过你在也不错,虽然不明显,但卡卡西老师明显心情好多了。”


  在木叶医院时佐助也来过一次,本来听鸣人说佐助在外出游离,却不想在一个深夜翻进了窗户,就那样定定立在窗口。借着月光,他们就瞪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这会面僵持在这一帧上,最终由佐助的一句“捡回一条命就好好活着”而结束,接着那青年就翻窗离开了,再无他话。


  说起来宇智波一族就他们两个人了,关系竟是这样的奇怪。宇智波带土不知该觉得讽刺还是悲伤。


  但最让他在意的还是旗木卡卡西,他依旧每天定时定点出现在病房里,挂着没心没肺的笑,以懒散的语调向他讲讲新奇事。


  “你真不像个火影”某天他对旗木卡卡西这样说,


  “嘛,别在意那些细节。我可是很忙的哦。”他挠着头,只是笑。


  他的确太不像个火影了,甚至连披风都没有,只是平时的衣服上多了“六火”两个字,显得极其敷衍。


  卡卡西每天都来,他也习惯了下来。其实他们反而没什么聊的了,大多时候是卡卡西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削着苹果,他盯着卡卡西手里转动的刀。


  很安静,却并不尴尬。


  宇智波带土明白,他们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什么都太多余了。他发觉自己早已看不透被面罩半遮着的笑容了,旗木卡卡西已经习惯了微笑。他好像早就死去,就同他一样。现在的他们呢,更像是两具尸体抱在一起,相互试探着早就不存在的温度。


  卡卡西的手真的没有什么温度,虽然指节分明,皮肤白皙,是一双好看的手,但又总是这样的凉。“这么多年,你就从没想过找个大夫开点药调调?”他握着卡卡西的手,看着被露指手套衬得愈发修长的手,感受着温度的流淌。


  “哪有那种闲心啊,”卡卡西只是歪歪头,“当年在暗部成天在外游荡。况且……”旗木卡卡西的手指攀上他的指节,来回摩挲“这样也不错。”他这样意有所指地补充道。






  也不知是木遁的力量还是医护人员的认真照料,宇智波带土停留在医院的日子也没有很长,而卡卡西的准备又是这样充分,他就这样跟在一个火影小秘书的后面,来到了早已收拾好的单人公寓。


  门口放着一个小小的泡沫纸箱,用黄色的胶带纸缝的结实,带土抽出身上的苦无刮来,里面是苹果,大都泛着青色。


  “笨蛋吗……”他挠挠头,还是缓缓提了进去。


















 “六代目大人还真是会偷懒啊。”旗木卡卡西听到人声稍有慌乱地从草地上坐起来,看见那个脸上有烧伤痕迹的忍者对着他微笑调侃。


  “嘛,不会偷懒怎么好好工作呢。”他笑着,又一次仰过身子,平展地躺在草地上。带土拿起火影的斗笠顺手罩在他的脸上,自己也侧坐在一旁。


  他抬头望了望天,这样的确挺傻,但他的确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做过了。


  一旁的卡卡西将斗笠微微抬起一个角,看着身旁的人。


  “带土。”


  “嗯?”


  “……你会开心吗。对于,我是火影这件事。”


  “谁知道呢。”


   “火影是你最大的梦想来着。”他讪讪地笑笑。


  “曾经。”宇智波带土随手拔起根草,在指尖环绕起来。“曾经最大的梦想。”


  “既然已经是了,就好好给我当。”宇智波带土斜眼看着他,“卡卡西,你果然是个大垃圾。”


  顿了会儿又补充道“嗯…比以前还要垃圾。”


  “是吗?”卡卡西又笑弯了眉眼,“那你会帮这个垃圾吗。”


  宇智波带土突然转过身,就那样看着他。他也没有移开视线,却看不出那人眸里的情绪。


  “卡卡西,我真讨厌你。”


  “不论以前还是现在。”


  带土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卡卡西坐起来,好笑地看着他的背影。


  “暗部的装备,赶紧去给我准备。”那人的话顺着风而来,让卡卡西觉得有种恍惚的不真实。


  “今天的风,也很暖呢。”银发忍者又在原地坐了好一会,揉了揉脑袋。


  但这就是真的啊。


  


在空间发现的。

我的话…大概会选择奥斯卡?

感觉会被普后打死……(瑟瑟发抖)